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夕阳风采
老干部毛耀辉还原毛泽东家庭成份划分真相
 来源: 作者:虞也     【
 时间:2014-2-6 10:56:00  【我要纠错

 在风景秀丽的韶山冲,距毛泽东故居——南岸上屋场不远的地方,韶山乡韶源村上坪组,住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名叫毛耀辉,他生于19275月,19455月开始参加革命活动,1949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解放后曾任乡土改工作队副队长,1989年从湘潭县离休回到老家韶山,并担任了湘潭县回韶山居住的13名离休老干部联络组长。现年86岁的毛老是韶山冲唯一健在的地下党员,也是韶山乡土改工作队队长张孝尧的挚友。今年元月,县老干局工作人员带着崇敬的心情看望了这位革命老人,毛老讲述了他在毛主席诞辰120周年之时,配合湘潭市党史“韶山课题组”组,通过自己的回忆、走访,还原毛主席老家经济和土改划分历史真相的事迹。

土地改革时毛泽东家庭成分的划分问题,近些年受到人们的关注。去年,境外一家电视台播放了有关韶山的影片,其中有人讲,在1950年土改中,为了给毛主席家划阶级成分,意见不一,争议不休。归纳起来,这些说法主要有这么四种:一说,韶山土地改革时对毛泽东家划不划成分、划什么成分,“争论”不休;二说,划什么成分,成为韶山土地改革中无法解决的一大“难题”;三说,毛泽东自己讲了划“富农”,就划了富农;四说,本来要划“地主”,只因他是党的领袖、政府主席,才未划成。那么,毛泽东家庭在1950年韶山土地改革中,究竟有没有划定阶级成分?划了什么成分?这是一个需要澄清的重要课题。

为了正本清源,拨乱反正,肃清数十年来国内外对些问题的误传,为此去年“韶山课题组”高菊村等研究人员进行了半年多时间的调查研究。毛耀辉老人先后受访16次,受访次数最多,尽管他现已在家休养,但一接到采访任务,他依然发挥在岗时的工作干劲,积极协助研究人员回忆当时的情形。从他大量的回忆内容中,弄清了三个关键性的问题:

一、由富裕走向贫穷的情况及其原因

1920年前,在毛泽东的父亲毛顺生晚年,家庭富裕,毛泽东和毛泽民都说过,相当于富农。毛耀辉等老人都说:1921年春,毛主席动员全家人员离家,先后参加革命后,还有家产水田20亩,少量柴山菜土,13间半瓦房, “由毛震公祠共代管,族众推举一人,建账设簿,负责安排人家租住房屋,佃耕田地;向佃户收取佃金和租谷,支付毛主席家庭(三兄弟从未分家)的一切开支,包括向政府完粮纳税、社会公团和公益事业收费、家人日常生活费用,人情来往款项。特别是家庭对革命方面的开支数额巨大,家人革命没有工资收入,连生活费都由家里供给,所干的革命事业没有经费,也靠家里资助。”尤其是1929年国民党湖南省政府下令没收毛泽东家的“全部财产”后,虽然凭借族人在地方上的势力和影响,致使省政府没收令没能实现,但是地方政府官员以此为由,“每年要勒索不少钱粮”。毛主席家的“唯一收入是佃户的佃金和租谷,收小支大,入不敷出。”每到没什么可供开支之时,“祠堂管账人唯一办法,不是向佃户增收佃金,就是向别人家借贷。”“借贷就是欠债,收取佃金也是欠债,欠与息相连,越滚越大,债务越来越重。这是在毛泽东家庭账簿(韶山毛泽东同志纪念馆毛泽东的父亲生前取名的“义顺堂”的“清抵簿”原物)、1973年《湖南省韶山区老人座谈会专题订证大会纪录》、1990年毛泽东家佃户张庆云回忆录等当中,得到充分的映证。据不完全统计,到1949年前后,毛主席家至少共欠债4030银元。这就是说,毛主席家将所有的资产都卖掉,也只有3380银元,还差650银,叫做“资不抵债”。

正因为毛泽东家如此贫穷,所以在上屋场住的家人生活贫寒。毛耀辉回忆:“毛泽覃的岳母周陈轩带女儿周文楠、继子周自娱、外孙毛楚雄,于1937年底回韶山居住,周自娱身体很不好,治病花钱不少,后来病逝;周文楠1940年去延安,毛楚雄1945年参加八路军,全部费用都是自负,王淑兰参加革命后,经常带养子毛华初等三个烈士后代回来生活,”更加剧了毛主席家庭经济的拮据。“我家在解放前很富有,但本人积极要求入党,亲眼看到周陈轩外婆生活的苦楚,她只没有沿门乞讨。”“1948年底,组织上叫我去‘帮困济贫’,我选择了周外婆作为济且对象,曾通过入党介绍人毛毅,资助了她10元,另外还送了一担稻谷。”早在1938年,毛泽东房兄毛宇居给毛泽东写信讲道周外婆、毛楚雄等生活困苦情形,毛泽东在回信中写道:“楚雄等已寄微款,”以后再予“接济”。1950年,周外婆写信给周文楠,倾诉其苦,周写信给毛泽东,并附上母亲的信。毛泽东看后内心很难过,写信同意接“母亲去东北”,并“写信给湖南方面发给旅费”。这就充分证实,毛老的回忆完全符合历史实际。

二、没有划定任何阶级成分

1950年冬,韶山进行土地改革,韶山人民、韶山人民政府和土改工作队都认为毛主席家虽有财产,但有名无实,人都出去革命了,还牺牲了几位亲人,十足的革命家庭,还划什么成分呢?驻湘潭县第三区韶山乡工作队队长张孝尧和驻引凤(今韶山)村工作队队员夏海军,还有党支部书记毛仁秋等,觉得尽管如此,但工作还得做到位,就是不给毛主席家划成分,也要使群众深刻地认识到为什么不划。当访问当年引凤村农民协会副会长汤咏梅(84岁)时,他说:“我们为了给毛主席家划成分,村农协委20人开了三次会议,最后决定划为小土地出租。”为此“课题组”还召开过专题座谈会,与会者都相信而不疑。但当他们把这种说法告诉毛耀辉后,他表示不同意,他说“当时村农协委员绝对没有20人;划分小土地出租绝对不是村农协的决议,而是在最后一次会上极个别人的意见。”土改时,毛耀辉在湘潭县第四区棋梅乡任土改工作队副队长,他与张孝尧是挚友,亲如兄弟,因此知道韶山土改中的许多内情。他说,张曾给他说过“关于毛主席家成分问题,上面没有任何指示,下面群众没有任何要求,但工作是要做,我们曾在村农民协会内部开了三次会议,开始时,意见一边倒,都说不好也不要划什么成分,最后才听到一点不同的声音”。在促使他们二人充分交流和讨论后,汤咏梅才说出了当时的实际情况。他说:会议由夏海军主持,召开“村农协委员和小组长开会”,头两次会,大家意见一致:毛主席家的“家产实际上不存在,家人生活又那么困苦,看样子像个贫雇农”,但毛主席家“没人在家务农和出卖劳力,与‘农’沾不上边,既不能划贫雇农,更不能划中农或富农”。经夏海向张孝尧、毛仁秋等汇报并研究,觉得这还不够,叫夏再召开吸收农协积极分子参加的扩大到20人的会议。“在这次会议上,大家都说‘我们没有什么新的意见,毛主席家什么成分都划不上’”。不过,也有个别人说:“如果硬要给毛主席家划个什么成分,那就只有划‘小土地出租’”。但当这种意见一提出,就“立即遭到大家的反对”。

毛耀辉说:张孝尧,毛仁秋面对如此情景,感到欣慰,既发动了群众,听到了不同的意见,又看到了群众的政策意识和觉悟程度。但又认为,“对这种极个别人的意见,也必须高度重视。他们当时着重从两个方面进行了分析研究。”

第一,《土改法》规定:“革命军人、烈士家属、工人”等,“因缺乏劳动力而出租少量土地”,而靠收租而生活者,可以划为小土地出租。毛老说:“在土改前三年,毛主席家因欠佃户佃金太多,无租可收;不仅欠了佃户的债,而且还欠了其他人的许多债,债务累累,根本不存在划成分的经济基础。”

第二,《土改法》第31条规定:划定阶级成分,要“按自报公议的方法,由乡村农民大会、农民代表会,在乡人民政府领导下民主评定之”,并出榜公布,最后“报请区人民政府批准”。毛老说:“毛主席家既无人自报,又无人参加公议,故此也就没有履行后续手续的前提条件。”

毛耀辉回忆:张孝尧当时给他说,“给毛主席家划为小土地出租和其它成分,既没有经济实体作基础,不符合划成分的‘实体法’;又不能按法定手续办事,”不符合划分成分的‘程序法’,因此,就没有给毛主席家划定任何阶级成分”。

三、给毛泽东写信和毛岸青回韶山。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许多书刊和电影电视都说,土改中因对毛主席家划成分意见不一,成为一道难题,毛仁秋就向毛主席写信,有意请示划何成分;还说毛主席专此回信,对他的家庭讲了三点:“一,全部财产分给农民;二,划分为富农,则无旁议,付来300元作退押金;三,人民政府执法不循私情,按政策办事,人民定会拥护政府。特就这些问题,“课题组”重点访问了各位老人。下面,系毛耀辉等老人有关回忆。

(一)向毛主席写信的出发点的内容

 毛耀辉说:毛仁秋写信“是在韶山乡土改对各家各户划成分基本完成后,而不是在这之前或之中”;是向毛主席“照例汇报乡间情况,这次专门汇报土改情况,决不是想请示主席划何种成分”。1950年初,中共湘潭县委即派张孝尧来韶山乡,代表上级党组织领导韶山乡各项工作。5月间,他参加了对毛岸英的接待。岸英离韶后,他参加了韶山乡党支部的研究会,决定今后支部要定期向主席写信汇报工作情况。于是,同年6月和9月,支部先后向毛主席写信,报告了韶山乡生产、生活和民主建政情况。12月下旬,当土改快进入分田地阶段时,毛仁秋、张孝尧感到又有必要向毛主席写信。这些过程和想法、做法,张都给毛耀辉说过,毛记得很清楚。信的内容根据历史记载,其大意是:“家乡人民在党的正确领导下,土改现已进入划成分、分田的阶段了,您老是知道了,韶山人多田少,耕地不足,据推算,人平只有九分三左右,不知您老家有几人分田?特向您汇报,请指示。”

(二)毛岸青回韶山和传达毛泽东口信。

毛泽东接到毛仁秋的信后,准备立即回信,但考虑到毛岸青19505月没能同毛岸英回湘,岸青又迫切要求回乡,就决定不写回信,而派毛岸青回韶山传达口信。过去长期以来,包括韶山在内,没有宣传过岸青回韶这件事,或在宣传回韶的时间上不准确,更不知道他的活动内容和意义,毛耀辉回忆说:“在1950年隆冬季节,毛岸青在房弟毛远翔陪同下,回到韶山,住宿在毛氏宗祠,与乡党支部、乡政府的土改工作队负责人座谈,了解家乡土改情况,并传达了父亲的三条嘱咐:‘一、家人不参与分田,家产由政府处理;二、家庭阶级成分,实事求是,该是什么就是什么;三、人民政府执法不循私情,按政策办事,人民会拥护政府。’”他还说:“岸青离开韶山第二天,我们到区里开土改工作队队长会,他见我就说‘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毛主席派毛岸青回来了,传达了三条指示,这下子我好像从天上站到了地面,心中有底了。’”毛老对研究人员说:“张孝尧向我透露的这三条内容,我至死也不会忘记。”他对某些人在书中所写,什么主席“回了信”,还讲完全同意“划分为富农”等内容,他气愤地说:“这些人完全是主观臆断,凭空想像,简直是胡编乱造,毛主席对土改法和划分阶级成分的政策十分熟悉,对自己家庭经济情况了如指掌,怎么会说出这些有悖于政策和实际的话来呢?”这就彻底地纠正了长期以来,国内外对毛泽东这次回信方式及其内容问题的错误宣传。

 毛耀辉老人对于他的回忆十分认真负责,有时为了弄清史实真貌,朝思暮想,晚上觉也睡不着;为了对证一件历史事实,向当时的同事、朋友打电话,交换意见,共同讨论,求真求实;他经常主动打电话给“课题组”人员,对他回忆的内容进行补充和纠正。因而他提供了既丰富又真实可靠的史料,许多鲜为人知,不为人知。而他的回忆又与有关历史文献资料完全相吻合,历史价值十分珍贵。

通过“课题组” 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确认,毛泽东家庭在土改前三年的家产资财,就名存实亡、资不抵债,土改中没有划定任何阶级成分。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领导同志对此称:“解决了毛研史上谁都想解决未能解决、似乎谁都解决不了的问题。”

毛泽东家庭经济和成分这一历史问题的解决对于中共党史具有特别的意义,毛耀辉老同志功不可没。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湘潭县离退休干部服务中心主办 湘潭县融媒体中心技术支持
Copyright ©2013-2019 http://lgj.xiangt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湘潭县离退休干部服务中心 版权所有
地址:湘潭县易俗河镇大鹏路339号 邮编:411228 联系电话:0731-57884294 电子邮件:xtxlgj163@163.com